恶毒老人同盟

来源:   作者: 褚家瑜 2019-08-11 23:56:52

  何方?有你弥留的脚印,我不去觅寻,擦擦泪,明天,我依然要微笑,你却从此而去,宛如一个飘逝的灵魂,远离世人熟悉的目光。

  张:那你把卡号给我,我现在就帮你打过去,什么行啊?工行还是建行?我:随便,哪个行你方便?张:我店对面就是工行,你把工行卡号给我吧。

  “我只是要一个名字,有必要搞得那么夸张吗?”“有必要,你现在用的那个号是我一个好朋友的,只要你不把我从她的分组里删除,说什么我都答应。

  你依然正常上班下班,上课下课,洗衣做饭,哺育幼儿。

  不想拖着疲惫的双腿,还在拼命的奔跑,累了,倦了,厌烦了。

  而却将自己的这份悄悄隐匿。

  “伯母,您咋搬到这儿来了?”我问。

  昨晚你睡觉之后,我在旁边看着你,看着你好看的脸。

  她总是无条件地我,支持我。

  夫妻贵在忠贞,朋友贵在忠诚。

  把所有无怨的都赠给梦,让梦的光环从沙漠悬挂到海岸——在幽幽的梦里,与你再听一遍那片蔚蓝。

  你在你需要的时候,默默为你做事的人,才是真正的朋友。

  爱惜自己靠得住的朋友,使自己成为别人靠得住的朋友,这样,你才能在这个城市里扎下根来。

  当让我明白了终究成了一生的过错是,我着哭了。

  虽然,因为诸种缘由,彼此开始了一段独行的旅程,但是,曾经走过的日子,那些灵魂共舞的黑夜与白天,已经深深的根植与心的深处,如醇香美酒,还未启封,心已醉倒大半。

  “欣,别了,要不我就不去了。

编辑:召景福
来源:恶毒老人同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