美国第四色小说

2019-09-14 01:37:20 来源:

  天有不测风云,人有旦夕祸福。

  那年临近高考,家里的麦子又黄了。

  其实一个普普通通的农民供出两个大学毕业的是多么不容易的事,也是多么自豪的事。

  当第一眼见到这个男人,母亲告诉我,以后他是父亲的时候,我满眼委屈地哭着跑出了家门。

  “谁呀”?屋里传来了爸爸熟悉的声音。

  住校了,饭城里上学了,也知道别人的眼光了。

  ”爸爸生长在战乱年代,在他小时候就离开了人世,领着几个没有成年的,过着饥寒交迫的。

  家里有个很大的园子,园子里不种菜,种了满园的苞米。

  被老师送到医院后,父母匆匆赶来。

  小母亲大叫一声,情不自禁想扑出阳台外接住——被人死死地抱住了。

  妈妈在你的教育上是没少费心事,轻不得重不得,严不得松不得,想叫你尊老爱幼,好学上进。

  我哭得那么无助,那么凄凉,但是没用了。

  一位19岁少女在踌躇满志地迎接2007年高考之际,却惊闻在异乡打工的身患绝症,即将被摘除双肾,危在旦夕。

  她以为自己不够乖,便更加刻苦地学习。

  其实我知道,他只是同学们能够给我更多一点鼓励。

  晚上,我把儿子安顿睡了以后,就开始写教学论文。

责编:亥芷僮

视频新闻

热点排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