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色网站

来源:   作者: 朋珩一 2019-09-14 06:38:10

  阳光绚烂,小草青青,轻风微凉,红蕾绽放,鸟儿唱着之歌。

  到了,昨天的一幕幕又开始重现,想起了一首英文歌yesterdayoncemore,但是脑子里溢出的调子确是rhythmoftherain,任我如何在脑子里搜索和想象,总是行驶不出雨中节奏。

  静静地看着萱萱那张略显惆怅的脸,我心酸地就像个傀儡一样。

  自从来到欣和听到“张萱萱”这个名字的时候,我总会忍不住在心中试想着张萱萱就是萱萱,更严重的是因为的缘故在这几天夜里我竟然无法安眠。

  青年时,我的目标是早日成为一名共产主义青年团团员。

  在那样寥落和寂寞的时候,我不拒绝音乐,也不拒绝,或者,听缠缠绵绵荡气回肠的歌,看生死相许魂牵梦萦的小说。

  我一个人,曾经在男同学的打骂踢踹中,满身的伤痕,满身的脚印,满身的疼痛。

  大连市教育学院对于我不仅玄秘而且神圣。

  似乎有半落西山的斜阳,和卷过山腰迷离黄草的呼啸着的狂风。

  秋风又起,夜色清朗,明月当空照,把所有的不幸与泪痕轻轻抹掉,我盖上被子,合起双眼,小憩一会儿。

  寒风可不管你是不是它,依旧我行我素。

  大连市教育学院对于我不仅玄秘而且神圣。

  我和萱萱仅仅见过两次面。

  下了一场雪,夹杂着阳光的雪花纷纷落在时光里,我看着有个趴在窗台上编制着自己的故事,我知晓,那是一个白雪公主和王子的故事。

  那一幕,只有我们兄妹知道母亲对父亲来说是多么的重要。

  可是,对于我这蹩脚的技术,我究竟能拍出它的几分美?我在失失落落中,观天,瞻云,赏花,看草,突然明白:难道来看这世界的,不是我的眼睛,我的心,竟是那机器?我收起相机,用“心”拍下被我看见的每个瞬间刹那,而拍的当下,我强烈地感受到中的稍纵即逝,稍纵,即逝。

编辑:夔颖秀
来源:第四色网站